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童趣记忆中的趵突泉

2022-09-11 19:52:07 802

摘要:#欢迎光临我的生活#童趣记忆趵突泉打从我祖爷爷那辈起,我家就居住在趵突泉西侧剪子巷的一座小阁楼里。这可是一块风水宝地,东面距趵突泉不足百米,西面紧邻万竹园,北面是大小板桥,南头紧挨着有杜康泉,登州泉,花墙子泉。剪子巷一色的青石板路,年长日久...

#欢迎光临我的生活#童趣记忆趵突泉

打从我祖爷爷那辈起,我家就居住在趵突泉西侧剪子巷的一座小阁楼里。这可是一块风水宝地,东面距趵突泉不足百米,西面紧邻万竹园,北面是大小板桥,南头紧挨着有杜康泉,登州泉,花墙子泉。剪子巷一色的青石板路,年长日久,石面磨的溜光湿滑。经年涌流不息的泉水,沿着巷子两边尺把宽的小水沟,潺潺湲湲的往北流淌,经过大小板桥,穿过沿巷民居,注入西泺河。青石板缝隙里有汪汪的流水,路面一天到晚湿漉漉的。一些比指甲盖大不了多少的小螃蟹,和一些蹦蹦哒哒的小虾、一些窜来窜去的白条小游鱼,就藏在小河沟和石头缝里,时不时还探出头来看光景。那时,我家住的说是小阁楼,其实不过是三间石打垒小平屋,家口多,小平屋住不开 ,就在屋顶上用砖木结构撘了两间隔断屋,一间放杂物,一间住人。阁楼的后面有个三十多平米的四合院,院子中间有棵老石榴树,靠北墙垒了间厨房。我一家在此居住达百年之久,繁衍四代。只可惜没出一个名人,要不然小阁楼作为名人故居保存下来那也是一道风景。

打从我记事那年起,就睡在阁楼上面的小平房里,一住就是12年,直到1979年参军奔赴边疆。留在我记忆中最深的是夜晚躺在小床上“听泉”。那时市区汽车喇叭噪音少,每当夜深人静时,趵突泉汩汩的喷涌声,大小板桥淙淙的流水声,声声入耳,如琴如歌。这泉声,水声,有时大,有时小,有时急,有时缓。春夏秋冬,刮风下雨,声音各有不同。听得我如痴如醉,如梦如醒,甜甜入睡......我想,这大概就是天籁之声吧?人间是演奏不出如此美妙动听的音符的。

我家传承延续最有品位的是喝茶。院子的东南角用砖头专门垒了个炉灶,上面可以并排放两把锡燎壶,水是当天从趵突泉泉头上打来的。烧的柴禾是高粱桔或芝麻杆,燃起来噼哩啪啦的响。火候也很有讲究,要温火把水烧的吱吱响,之后旺火煮沸,水汽把壶盖顶起来,立马垫块湿毛巾提来沏茶。我家几位先人饮茶成瘾,一年到头,五冬六夏,从早上起床开始沏好一壶茶,随沏随饮,茶残了,再换一壶,直饮到更深人静,月转星移,这才端一杯茶放在床头上,闻着茶香方才就寝。

记得在我9岁那年的秋天,父亲领着我到趵突泉取了两次水,讲了些取水的要领,然后说:小子,从明天开始,这取水的活就是你的了。记住,一年365天,不管刮风下雨,这水随用随取,不得有误。从此,这取水的活我就算正式接了班。除了参军5年在外那些年,这水一直取到1989年秋天父亲去世。

父亲对泉水的品尝能力半点糊弄不得,一次我冒雨去取水,走到半路上耍了个滑头,从杜康泉的泉池里提了两壶水回来。烧好水,父亲沏茶只饮了一口,顿时瞪大了眼问我:哪里取的水?我说:趵突泉。胡说!父亲不容置疑的说:这是杜康泉的水,趵突泉的水清澈甘霖,泡出茶来,益气养神。宋代曾巩老先生曾赋诗赞其曰:滋荣冬茹温常早,润泽春茶味更真。这杜康泉的水有点苦头,微含涩意,适宜酿酒。这沏茶酿酒之泉水岂能混之? 父亲的这一番话,令我诚惶诚恐,说的我一楞一楞的,从此提水再不敢偷梁换柱。

除了父亲指派提水,母亲时不时指派我到趵突泉边去洗菜。那时的菜无农药化肥之污染,趵突泉水清流急,把菜放在水里摆伙摆伙,便洗的干干净净。冬天洗菜,有苦有乐。北风呼呼,冰雪封地,从家里提着菜急急跑到趵突泉边,两只小手冻的通红,手指冻成十根小“胡萝卜”,象猫咬般的疼。这时的趵突泉,云雾润蒸,波涛翻滚。三个大泉眼咕嘟嘟冒的正欢。赶紧把菜先放在一边,先把手放在泉水里“暖和”几分钟。这里的水温一年四季保持在18摄氏度,温温润润,象无数只看不见的小手在替你抚慰,用不了多大一会,红扑扑的两只小手便恢复了活力。等洗完了菜,还要把手放在水里浸温一会,然后提起菜一溜小跑赶回家。

童年中最有乐趣的是在趵突泉里游泳。早先趵突泉不卖票,但白天游人多,管理人员不让游泳。一到傍晚,这里就成了我们一帮半大小子的“天地”,一个个跟浪里白条似的,在清澈的泉水里各显神通。后来,趵突泉开始收门票,西侧的剪子巷边上垒了道砖墙。我们这班小子们个个都是翻墙钻洞的高手,溜进去照游不误。泉水夏凉冬温,一年四季不变,跟洗天然温泉浴差不离。我们象泉池里的游鱼,最喜爱接近中间那三个咕嘟咕嘟的大泉眼。先是潜入水中,一个“鲤鱼打挺”,两脚用力一蹬,两手用力一划,然后伸直手脚不动,整个身躯像一只海豚,蹭蹭的蹿往泉眼处。上身刚越过泉眼,还没回过神来,整个身子就被上奋的泉水托出水面,唰的一下被抛向一边。我们的游泳比赛是在水面上进行,看谁能最快游到泉眼上,看谁能在泉眼上浮的时间久。别看离泉眼近在数米,由于泉眼涌流急,往四面扩散的水流力量大,要想游到泉眼上难度非常大。需要屏住呼吸,手足齐用力,身子配合往上蹿,方能一鼓作气,到达泉眼上方。而要在泉眼上能够停留两秒钟,那难度比往上游还要大,需要蜷起手脚,将身子用力往下沉。眨眼工夫,就会被泉水托起来,随波翻到一边。记不清我们这样的比赛进行了多少次,但从来也没比出个所以然来。不过,有了这打小在趵突泉练就的本领,后来我到北戴河、青岛等海边游泳,海浪中多了份悠然自若的超脱。

时光如白驹过隙,弹指几十年过去。浮世荣华恍如过眼烟云早已散去,唯有这泉水童趣时常记起,这大概就是永世挥之不去的泉水之缘吧。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