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《天下第一说趵突》丨乾隆御封趵突泉“天下第一泉”有了文献证据

时间:2022-09-11 19:55:14 | 浏览:4474

《天下第一说趵突》丨乾隆御封趵突泉“天下第一泉”有了文献证据侯林 侯环 泉称第一古来传。海内之名泉第一,齐门之胜地无双。《天下第一说趵突》系列作品之宗旨:不作泛泛而谈,但凭事实说活。专意在历史烟云中,寻觅、发现趵突泉作为“天下第一泉”的价值

《天下第一说趵突》丨乾隆御封趵突泉“天下第一泉”有了文献证据

侯林 侯环

泉称第一古来传。

海内之名泉第一,齐门之胜地无双。

《天下第一说趵突》系列作品之宗旨:不作泛泛而谈,但凭事实说活。专意在历史烟云中,寻觅、发现趵突泉作为“天下第一泉”的价值内涵。

一则令济南人颇感振奋的消息。

清帝乾隆御封趵突泉为“天下第一泉”,自此不再是坊间传闻。

近日,笔者在清代山东按察使沈廷芳的诗文别集中,发现了这一故实的文献依据。

其实,济南人大多听说过乾隆御封趵突泉为“天下第一泉”的事情,但是,只是因为缺少文献依据,所以不独老百姓,济南学界也只能遗憾地将此作为一个民间传说而已。

许多年来,基于对于济南历史文化的研究,笔者则总是坚执地认为:乾隆御封趵突泉断不会是一个传言,只是苦于找不到历史证据罢了。

趵突泉近照 王琴摄影

之一:往日,虽未发现文献证据,笔者依然认定乾隆御封趵突泉不会是一个传言,其理由有三

其一:虽然找不到文献依据,但国内泉水研究权威人士与书籍,却不认为乾隆御封趵突泉“天下第一泉”是假的

这是要感念这些研究专家的见识与眼光的。

现举国内最具权威的两部书籍中关于趵突泉的记述与评价。

一:《中华文化与水》,靳怀堾著,长江出版社2005年版。

在本书《中华泉文化》一节中,作者这样评介趵突泉:

位于山东济南西门桥南,有天下第一泉的盛誉。……相传乾隆皇帝在评定北京玉泉等名泉不久,南巡来到济南,当他看到趵突泉三泉喷涌、势如鼎沸、状似堆雪的壮观以后,遂把泉水三柱誉为蓬莱、方丈、瀛洲三山。品饮了趵突泉水后,觉得此水竟比他赐封的天下第一泉玉泉水还要甘冽爽口,于是又把天下第一泉的美名赐给了趵突泉,并写了一篇《游趵突泉记》……

作者系中国水利史研究专家。其书、其言具有较大影响。

书影: 靳怀堾著《中华文化与水》

二:《中国名泉》,黄仰松、吴必虎著,文汇出版社1998年版。

本书在《天下名泉录》“四个天下第一泉”中,这样介绍趵突泉:

乾隆皇帝在评定北京西郊玉泉不久,南巡来到济南,当他看到趵突池中三泉喷涌、势如鼎沸、状似堆雪的壮观后,遂把泉水三柱誉为蓬莱、方丈、瀛洲三座山。并品尝趵突泉水……认为泉水清冽甘美,和玉泉相比,有过之而无不及。于是大笔一挥,把第一泉的美名又封给了趵突泉……

与上书所引大同小异。本书作为“中国旅游风光丛书”出版,在国内亦有一定影响。

二书的共同差错,在于将乾隆东巡误为“南巡”,并将乾隆《趵突泉》诗误为《趵突泉记》。

由以上二书可证,即便在乾隆御封趵突泉找不到文献依据的状态下,国内泉文化研究界主流认识,依然认为乾隆御封趵突泉是真的而非假的,故在图书中大都叙及此事。

其二:嘉庆、道光间名士王培荀《乡园忆旧录》,详细记载了乾隆游趵突泉换玉泉水之事

清代嘉道间诗人、学者王培荀在其山东地域文化名著《乡园忆旧录》中说:

“城南趵突泉最奇,平地喷涌直上,并列者三,……水味极清,纯皇帝南巡,一路饮玉泉水,在此换趵突泉水,携之而南,遇名泉再易。唐济武先生云:‘吾行几遍天下,所谓第一泉、第二泉,皆徒有其名,实不及吾东诸泉,惜陆羽不至,无从品其味耳。’……”

对于乾隆东巡(亦错为“南巡”)来到济南趵突泉后,换水一事,记载清楚。令人寻味的是,接下来,便是记唐梦赉太史(字济武)论说趵突泉为天下第一泉事。为何不提乾隆御封之事,怕是未有第一手之资料也。而换水一幕,亦当大有原委在。

王培荀,清代济南府淄川县人,据《淄川县志》:王培荀字景叔,号雪峤。道光元年辛巳举人,大挑一等,以知县分发四川,补荣县。政事之暇,与邑人士赋诗唱和,镂版行世。著有《蜀道联吟集》《寄蜀草》《乡园忆旧录》《听雨楼随笔》等书。旋里后,主讲般阳书院,启迪后进,循循不倦。

王培荀生于清乾隆四十八年(1783年),其生活年代距此不远,且又是记载皇帝之事迹,当不致亦不能有误的。

其三:乾隆对于趵突泉评价最高,认为国内名泉无出其右

据《清实录》“乾隆实录”与乾隆《御制诗二集》等文献,乾隆十三年(1748)初,乾隆第一次东巡来到山东,在致祭阙里、禋祀岱宗之后来到济南,驻跸山东抚署珍珠泉大院海棠园。

在济南短短四天(二月初四至初七)的紧张忙碌的行程里,他先后两次到趵突泉赏泉(显然是第一次没有看够),第一次是刚刚来到济南的四日当天,不顾鞍马劳顿先行看泉。第二次是临别济南的七日,又一次来到趵突泉作最后一次观赏。并且,先后写下两首吟唱趵突泉的诗作(《恭依皇祖趵突泉诗韵》《再题趵突泉》),这在乾隆的帝王生涯中,是十分罕见的现象。

究其原因,在于他被趵突泉世间罕有的奔放奇姿所深深叹服,这又不惟是留恋于趵突泉的水味了。

乾隆写于二月初四的第一首《恭依皇祖趵突泉诗韵》,因为有“诗韵”之限制,显然不能自由自在地写出自己的趵突泉观感,他的第二首《再题趵突泉》便大不同,这是一首尽情释放的长诗,一定也是乾隆十分得意的表达,诗中有句:

济南城南古观里,别开仙境非尘世。

致我清跸两度临,却为突泉三窦美。

书影:乾隆《再题趵突泉》

这其中有两个要点。

其一,是乾隆将趵突泉比作“非尘世”的“仙境”,这的确是趵突泉的一大审美特征,更足以见出的,是乾隆受趵突泉美景感染之深。

其二,皇帝大人之所以要两度来观趵突泉,不只是品泉(品尝水味),而是为了趵突泉平地涌泉、三窟齐放的天下奇观!(“却为突泉三窦美”)显然,这是比品泉更高一筹的境界——全面欣赏。

另外,乾隆在这首再游趵突泉诗中,还写有这样的诗句:

拈咏名泉亦已多,氿兹实可称观止。

乾隆对趵突泉的评价高到什么程度呢?

乾隆说:我一生见过的咏过的名泉可谓多矣,但看了趵突泉后,觉得其他的泉就不必再看了。

由此,我们可以认为;喜好附庸风雅的乾隆御封趵突泉天下第一应该是水到渠成的事情。

之二:尘埃落定,乾隆御封趵突泉“天下第一泉”从此不是坊间传闻,我们拥有了沈廷芳古诗的文献证据

过去,虽然我们找不到乾隆御封的文献证据,但并未影响趵突泉作为“天下第一泉”的历史地位,这其中的原因还有许多。首先是此泉世间罕有的奇姿与美艳。

然而,虽说如此,这毕竟是济南人心中的一个“结”。

谈到这个话题,人们心里往往不够踏实,不够茁壮,甚至有点儿发虚。有人甚至会问:趵突泉作为天下第一泉到底有什么依据?乾隆御封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?

如今,终于尘埃落定,我们可以理直气壮地对此作出回答了。

它的依据在清代乾隆年间山东按察使沈廷芳诗文集《隐拙斋集》中,该书收录于《四库全书存目丛书》(齐鲁书社1997年版)。

沈廷芳画像

沈廷芳(1702—1772),字畹叔,号椒园。浙江仁和(今杭州市)人。乾隆元年(1736)举博学鸿词科,授翰林院庶吉士,散馆授编修。以母老乞归。后历官山东按察使,以老致仕。沈廷芳以经学自任,古文宗方苞,诗效查慎行,风流儒雅,藏书丰富。王培荀在《乡园忆旧录》中称他“风雅好事,潇洒似魏晋间人”。著有《隐拙斋集》《鉴古录》《理学渊源》《古文指绶》等。

沈廷芳这首诗的标题为《趵突泉乾隆戊辰,车驾幸泉上,敕名“雪花”》:

遥闻声溅溅,心境乍清越。

涤烦爱小坐,入门高兴发。

一泓喷三窦,是名曰趵突。

济流现泺源,源远媲伊阙。

东周迹已显,第一谁所揭?

秋深飞雪花,冬凛含乳窟。

宸游缅上年,追凉忆六月余于戊辰夏奉使到济,始过此。

静宜对良朋,清可鉴华发。

荇藻浮澈底,鄂不点阴樾水底草着小黄花,与树影相扶疏,极有致。

瀹荈小啜余,心脾共馝馞。

长此贻我神,奚须觅津筏。

他子未暇学,请毋衔袖谒傍有吕祖像碑二,云曾学道于此。

(清乾隆二十二年则经堂刻本《隠拙斋集》卷二十五)

书影:沈廷芳《趵突泉乾隆戊辰,车驾幸泉上,敕名“雪花”》

笔者尝曰:济南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