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rning: implode(): Invalid arguments passed in D:\wwwroot\127.0.0.1\show.php on line 21
趵突泉-趵突泉旅游攻略
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趵突泉

时间:2023-06-16 18:32:20 | 浏览:5

深秋的一个周未,一个青岛的朋友来济南出差,邀我同游趵突泉,想我来济南也快半年了,整天忙忙碌碌,竟然连济南的一个景点也没去过,正好周日无事,也就欣然同意。周日,多时无雨的齐鲁大地竟下起了沥沥细雨,这雨真叫细,一点雨声也没有,路上行人多数打伞,

深秋的一个周未,一个青岛的朋友来济南出差,邀我同游趵突泉,想我来济南也快半年了,整天忙忙碌碌,竟然连济南的一个景点也没去过,正好周日无事,也就欣然同意。

周日,多时无雨的齐鲁大地竟下起了沥沥细雨,这雨真叫细,一点雨声也没有,路上行人多数打伞,但也有人不张伞在路上不紧不慢地走着,我们也是一会把伞张开,一会又收起伞来,享受这无声的细雨。

进了趵突泉公园,走在林间小道,这清新的空气、这碧绿的草皮、清澈的流水以及水上的薄雾,树上的红叶、黄叶、绿叶,真是让人心旷神怡,让人一会就找不着北了。信步前行,不远处看到一处房屋,大开房门,里面有不少书画,看了条幅上漱玉二字,才猛然想起济南是易安居士旧居之地,出门一看果然正是李清照纪念堂。真是唐突了先贤。

前行不远,流水边上有个巨石兀立,几个满口京腔的人在喳喳:“看呀,太湖石”!看此石线条清洁,但雄浑孔武,气势凌云,这就是夔石,我知道太湖石如同美女,讲究的是“廋、秀、透、露”,而此石如山东大汉,浑身血性,应产于山东才是的。

公园里因下雨人很少,显的很冷清,到了趵突泉边,人骤然多了起来,趵突泉边有三个观泉的场地,三个场地都站满了人,多极了,与公园里其它地方的冷清成了强烈的对比,趵突泉的趵突二字用的甚是贴切,充分表现了这泉水向上的猛然突现,泉水从2米多深的池水中冲出,在空中形成一个1米高的巨大水花,伴着轰轰的水声,十分震憾,在我国北方的大都市中心,能有如此大的涌泉出现,真是奇迹!我们围泉转了一圈,顺回廊进入一个亭中,亭中有个巨大的石碑,上书观澜二字,这就是观澜亭了。字体苍劲有力,但不知怎么回事,巨大的石碑帽、碑体、那么大的字体,下面竟没有底座,字体几乎直接挨着地,就如一个巨人被截肢一般,让人十分不解。石碑临泉的一面人很多,我俩就在碑后的回廊坐下小息,读石碑的背面文字,才知道此处竟是鲁桓公会齐侯之地。听趵突轰鸣,看泉水奔流,几千年的场景一幕幕在眼前浮现,鲁、齐二君对泉置酒听乐;孔、孟在此传仁播义;秦琼更是在此会尽天下英雄、、、。

看过了黑陶馆,虽然我对某些作品政治取向并不欣赏,但主人对艺术的热爱、对艺术完美的长期苦苦追求精神,还让我好生敬佩。朋友说:“那边现在还有不少搞书画的。” “行,过去瞧瞧。” 一边说着就来到书画馆区。进了左边一家,主人年龄和我象仿,我们和他打了个招呼,馆内作品很多,上墙的、桌上放的还有几个箱子,里面也一定是。朋友爱梅,就在几幅梅前反复地看着,我则在看了一幅工笔卧虎,主人这会就拿出了好多幅梅花,让朋友看。见我虎看的仔细,就特意拿出一写意的《虎》向我推荐:“这个是***画的,别看没用几笔,你看画的多有神!不过这个画一般人欣赏不了缺笔太多。”、、、我说我只是来随意看看,他看我们没有买的意思,就去写扇面,他的字写的很熟,在每个里,行、隶、楷的笔法都用,整体就显的很怪异了,问他学是什么体,他说什么体都练过,字里加入了各种字体的笔法,还搞过篆刻,加入有不少金石的笔法、、、我问:“一幅扇面卖多钱?”“10块!”

出了门,我说:“练字也不容易啊,要耐得住寂寞、静心苦练才行,追新潮,光标新立异不行!他梅画的如何?”。朋友说:“他虎的分毛还行,梅就只剩形了,算个画匠吧?”我一笑“算吧”。进了右边画馆,主人不在,他的一个徒弟在看馆,随意的看了几个, “巧”的是这儿也有一幅工笔卧虎,这个虎的眼神要比上家的那个好了很多,但这个虎还是个病虎,身态无力,特别是前爪,如玩具虎的爪子,被儿童强行摆成一个很尴尬的样子。最吸引我俩的是一幅《厚德博学》的条幅,我问那个为什么不用“厚德载物”?“没有什么人要啊!”我和朋友对视无语!

出了书画馆区,进入万竹园,我俩的心情才随着茂密无尽的竹林抒展开来,名不虚传,好大一片竹林,这里竹高林密,纵横交错的小路在林间蜿蜒,把竹林分成一个个小区,每区是一个品种,多极了,好多品种我们根本叫不出名字,细雨中,竹林显得更加青翠,更加充满生机,再加上地阔人稀,空气清新,真是让人心旷神怡。细雨中就很难遇到游人了,只有我俩在一边走,一边天南海北的聊着,朋友忽然一个趔趄,差点摔倒,我一看是一块地砖突起,掀起地砖,一个愣头愣